帶著好心氣遠赴澳洲打工

停止暫停 播放有聲書
李穎絜

 
李穎絜在澳洲打工,原本和義大利老闆語言不同而產生衝突,但轉念後已學會放下,後來還和老闆成為好朋友。
  在加護病房從事數年的護士工作,工時長、壓力大的工作環境常讓我喘不過氣,因此決定到澳洲打工留學,見見人生不同的風景。在沒有任何金援的情況下,我只帶著台幣三萬元就出發了!

  到了澳洲,我找到一個農場的工作。由於老闆是義大利人,剛開始因為語言不同,常會產生衝突;但後來運用在太極門練功時學到的「轉念」功夫,就覺得放下也沒什麼大不了,後來還和老闆成為好朋友。

  在農場還有來自香港等地方的女生,因為她們都不會開車,所以開手排車的任務就落在我身上,這對我來說是個「爽缺」,下雨天就不必開車,大晴天時在車上還可以擋太陽。那時男生負責採西瓜,我還能邊開車邊用湯匙挖西瓜吃。就這樣連續開了兩三個月,運氣相當好,我想是因為「好心、好氣,就會有好運」吧!
 
  在澳洲待了一年,覺得這裡和台灣很不一樣。在台灣由於生活壓力大,怎麼吃都吃不胖;在澳洲每天都是度假的心情,放鬆之下就胖了六、七公斤;因此回台灣之前,還努力的減肥了一番。回台後我換了一個在健檢中心的工作,許多內容都要重新學習,然而不必輪大夜班,讓步調緩和了許多,不必再為了錢太過拼命。

  在澳洲時遇到很多和我一樣是從別的國家來打工的青年男女,大夥常一起出去玩。一群人聚在一起,難免會產生男女之間的感情問題,發現很多人都會來找我傾訴這方面的煩惱、對我相當信任。原因可能是我總是笑咪咪,讓人感到容易親近。

  然而回想起小時候的我卻不是這樣,不但臉很臭,還很容易生悶氣、叛逆又不愛回家。曾經有一次因為在外面遊蕩太久,媽媽還緊張得去報警;直到長大,後來到太極門練功,有很多機會和師兄、師姊分享心得,讓我改變很多。以前很多事情都是悶在心裡,自己尋找答案卻怎麼都找不到;現在則變得勇於表達和溝通,覺得能把話說出來非常舒服。連很久沒聯絡的朋友,都覺得我變得不一樣了,甚至還會想要來找我談心。

  除此之外,以前的我容易緊張、講話很快,在家也常和媽媽頂嘴。體檢時測量心跳,一分鐘竟然高達100多下,血壓也偏低。入太極門以後,我漸漸學會對所有人事物都能以輕鬆的心情去面對,不再那麼緊張。前陣子測量心跳,已經轉變為每分鐘80多下,血壓也在正常值範圍。現在的自己,不但身心狀況改善,與家人和朋友的相處也更圓滿和圓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