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崎嶇的求學路

停止暫停 播放有聲書
楊華萱

 
楊華萱來到太極門之後,學會在遇到不如意時轉變想法,改變自己,原本崎嶇的求學路變成快樂的求學路。
  16歲那年,就在讀完高中一年級時,家人決定要幫我轉換環境求學,便安排我去新加坡讀書;家人不只是希望我能學習到更多元的知識,更希望我能變得獨立且成熟。隻身在異鄉求學,剛開始人生地不熟,也沒有熟識的親友,寂寞與孤單如影隨形,也逐漸養成了我獨立的性格。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我漸漸融入大家,也結識了各國的朋友,畢竟大家同是國際學生,都是遠離家鄉來求學的學生,便更珍惜這緣份,大家互助互敬,相處十分融洽。

  怎料,18歲那年,有一晚突然下腹疼痛,整晚不時拉肚子,徹夜無法入睡;緊急送醫急救,發現是急性盲腸炎。在台灣的父母十分心急,一早便搭機前來陪伴我,逼不得已只好在新加坡緊急開刀。生病後的我,因為代謝出了問題,父母便決定將我帶回台灣調養身體,結束了我在國外兩年的求學生活。

  剛回台灣的我,很不適應每天按表操課的學校課程。也因為晚了二年的時間,所以我必須在小自己兩歲的班級中上課,為了趕上大家的進度,每天都有修不完的課;還有老師時常用調侃的語氣問候我,以為我是延畢生,讓我常有苦說不出,內心備受煎熬,除了抱怨,我沒有更好的發洩管道。父母看在眼裡十分不忍又心痛,漸漸的我有點封閉自己,常覺得為何自己的求學路這麼崎嶇?遇到的難題如此之多?

  很慶幸的,父母早在八年前就在太極門練氣養生,他們帶我去太極門找師兄姊們談心,師兄姊總會給我鼓勵,幫我加油打氣,讓我試著走出那充滿「怨氣」的世界。例如,有一次在學校發生了不愉快的事,一走進道館,我便找一位師姊傾訴今日所發生的種種,而師姊聽完只是微笑的問我:「他們對你來說很重要嗎?」我恍然大悟,搖頭說:「一點都不重要。」就在我回答師姊問題的同時,也讓我懂了師姊想傳達給我的意思:既然是不重要的人,何必為了此事掛心呢?這讓我上了一課,對人生的態度又更進一步。真的很感恩當時能去太極門談心,從中得到更寬廣的想法。

  還記得二年前申請入門當天,師父一見到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你不快樂哦!」「表面上看起來快樂,但並沒有笑到心裡去,妳進來太極門就是要學快樂。」當下我的反應是:「天啊!師父懂我耶!」以前的我似乎沒有從內心發出微笑,就因為話都悶在心裡,導致發生事情時,總會自己躲起來胡思亂想,而沒有找到適當的管道與人訴說。直到進入太極門,漸漸開始學會對人說出心事,與家人分享生活中的大小事,和父母的關係變得更緊密。重點是,我活得比以前開心,也活得比以前「純粹」,沒有太多的雜念,把事情單純化。將負面想法轉變從正面去思考,就會發現,其實沒有什麼事情是過不去的。

  現在的我學會轉念,再加上時時保持愉快,再困難的難題亦或是枯燥的學校課程,一樣都不影響自己愉快的心情。在此,我獻上誠摯的感謝,謝謝曾經幫忙過我的親朋好友,還有師父及師兄師姊們,謝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