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司機大叔

文:國鈞  2022-06-18

 

  十幾年前國鈞的加盟連鎖店經營不善收掉了,他認為自己當過老闆,應該工作很好找,結果找了好幾個月,從有自信找到很沒有信心,後來就去當科學園區的交通車司機。
  
  剛到園區開交通車,對開交通車的文化很不能適應,因為交接班一個多小時的休息時間,同仁們總是用來喝酒、抽菸、打牌。因為大家都是同事,有時陪他們一起消遣,才不會讓人覺得不合群,即使國鈞覺得這樣的生活模式不太好,卻又在下班路上,習慣性地去買酒、買菸,回家邊看電視邊喝酒舒壓。
  
  國鈞還是菜鳥時,使用的交通車都是最舊的,所接的班也都是同事不願意跑的班,像時薪60元,而且連中餐都沒有補貼的班,每次上工都覺得很有壓力、很沒有能量。
  
  後來國鈞接觸了太極門,一有空檔就會到太極門去喝茶,遇到一位師兄趁工作空檔到道館釘釘鞋櫃、打打牆壁、裝潢整理道館,看師兄每次要做那麼多工作,卻總是很開心,國鈞也想要學他這樣,所以他轉個心念說:「像師兄也沒有領薪水,還要打牆壁、修鞋櫃,還要流汗,而我還有賺60元,又吹著冷氣開著車,就覺得自己要很滿足啊!」於是他以這種態度跑班,每天也是跑得開開心心。當他接了這個班以後,公司同事都沒有壓力了,大家鬆了一口氣,不用再怕被派到這一小時60塊又沒有便當費的時段。也因為他開心的接了這個班好幾個月,主管看他連這種工作都做得那麼開心,很快就把他升為公司的小主管。
  
  原本他就覺得抽菸、喝酒、打牌、吃檳榔這一些文化不太好,於是剛開始當小主管的時候,他就約大家來聚會,訂Pizza叫外賣。剛開始他請大家吃,慢慢地同事也會帶家裡的菜,或是一些小東西大家一起分著吃,然後一起聊天,慢慢地改善大家喝酒打牌的習慣,有些同事家裡開餐廳、開麵館、開羊肉爐的店,大家也會去店裡一起聚會,同事相處得更融洽。工作一年多就被調回總公司當儲備幹部。
  
  國鈞公司的工作是載一整車園區的技術員上下班,如果司機一脫班,搭該班交通車的員工就沒辦法去上班。冬天免不了有同事睡過頭脫班,就會被客戶罰錢,為了避免同事睡過頭,早上五點多他就開始打電話叫同事起床開車,一個一個確認,確認他們有起來開車才放心,這樣駕駛員也比較能保住班。高鐵接駁車部分壓力最大,站牌有八個,一班車脫班,八個站牌整條線的乘客都無法搭到高鐵,這時候客訴電話就來了。他能做的就是預防,打電話請司機起床把車子預備好,也盡量把舊車的事故降到最低,萬一有乘客因為接駁車脫班沒有搭到高鐵,他會請乘客去坐計程車,憑收據補償他計程車費用,把事情處理圓融。
  
  有時遇到老人家拿著重物要搭車,他會把車停好,幫忙把重物搬上車放好再開車,老人家就很感謝、很感謝。搭交通車的乘客最在意司機是否能趕上上班時間,所以國鈞有時就會開快車。有一次他看到紅燈卻右轉,轉過去警察就等在那邊,他當下就跟警察說: 「哇!警察先生你好辛苦,早上6點多就來幫市民維護交通。」雖然被開了罰單,覺得很心痛,可是一個轉念,遇上事情當下開心了就過了,罰單就當作吃大餐,當個警惕。之後他都沒有再被開罰單了。
  
  做了多種管理職之後,國鈞還是覺得開車最快樂,所以他又回去當快樂的駕駛員,每天載乘客上下班,有空就洗車整理車子,把自己的交通工具整理得乾乾淨淨,乘客看到開心自己也開心,遇上乘客他都會報以開心的微笑,乘客也會感謝他送他們上下班,互相有良好的循環回饋,這就像老闆講的「半退休的生活」很輕鬆愉快,能讓乘客平安、安心,而乘客也感謝他的接送,這種彼此善意的互動,讓工作更開心有意義。
  
  打高爾夫球的人常有一個說法「Never over, never in」,描述打球力道不夠,就絕對沒有機會進洞,所以寧可用力打超過洞口,再把球推回來。國鈞雖然無法再當老闆,但卻用力揮桿,全心全意當好交通車司機,所以品嚐了助人的快樂。
  
  國鈞走過失業的低潮,成功經營事業的第二春,有三大祕訣,第一是「隨遇而安」,願意融入這個團體,以他可以接受的方式和其他同事在一起。這是瞭解他人和適應文化最好的方法。就如同夫妻之間,彼此個性興趣不同,但願意陪著對方做對方喜歡做的事情,是向對方展現自己最大的誠意。其二是「願意多做一點」,大家都不喜歡做的事自己撿來做、自掏腰包買Pizza為了改變大家聚會時喝酒打牌的習慣、每天早起確認第一班車同事能準時到班。他做了許多工作手冊內沒有規定要做的事,這些事看似以協助同事為出發點,但實際上卻是幫忙自己工作順利與順心的關鍵力量。第三是「真心享受工作」,不論當主管或當第一線的工作人員,他都不計較職位高低,以真誠的態度去面對,且能圓滿完成任務,並充份享受每個工作職位帶來的樂趣,品嚐生命中每一份喜怒哀樂所帶來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