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不破的玻璃心

文:渝芳  2022-08-08

 

  學業成績不理想的渝芳曾經懷疑自己「基因出問題」,但因為太極門師父的一句「愛自己」而想辦法另尋出路,在服裝設計領域找到一片天。
  
  大學唸時尚設計系精品組,跨修服裝設計學程,雖然忙到要常熬夜,但她不以為苦,反而覺得是在「享受人生」,「因為不管工作、課業或人生,都要當作『養成遊戲』,不斷累積經驗值!」
  
  她從小就愛畫畫,也會幫紙娃娃設計衣服,小四便立志成為服裝設計師。到了國高中時,她卻面臨人生的重大挫折,她的家人全都是「考場常勝軍」,但自己的學業成績卻並不理想,常因成績問題和父母吵架,壓力大到會半夜從睡夢中驚醒,使她逐漸喪失自信,「我甚至會想,是不是我的基因出問題,為何好像是全家人當中最笨的?」
  
  當時她聽師父教導「要先學會愛自己,才能去愛別人」,她因此體會到:「愛自己就要先了解自己」,並認清自己的能力不在課業,而要以其他方式來成就自己。她於是開始主動幫助同學、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高中時也在學校成立社團,並且運作順利,至今社團仍存在。
  
  此外,她也一改喜歡與同學吵架的惡習。她笑說:「因為以前很嗆、又愛跟同學打架,我還得了『小辣椒』的稱號!」而在練功之後,師父常說「要改脾氣」,她聽進去了,因此決定「洗心革面」,不但再也不跟同學吵鬧打架,反而學到古門派的俠客精神,看到同學有難還會拔刀相助。例如將被排擠的同學納入自己的交友圈,漸漸地大家就融入這名同學了。
  
  上了大學之後,她雖因為成績而被分配到精品組,但因為對服裝設計的熱情,她跨修了第二學程,導致為了應付雙學程的作業,須常常挑燈夜戰。暑期她還到服裝公司打工,下班後補習英文,為了實現出國留學的夢想而準備。
  
  「我覺得自己不算努力,而是喜歡享受人生。」每當室友已經上床睡覺,自己卻還在熬夜做作業,心裡難免不平衡,但對她來說,因為是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產生意志力,而不會抱怨,「師父說過,要把工作、課業都當作是遊戲,我覺得人生也是一樣。」
  
  從英國遊學回來後,她改變許多,不只變得更獨立,在設計方面也得到很多啟發。她的服裝設計概念作品「玻璃心」,呈現了自己成長過程中的心情——「它並不是負面的,而是因為體悟到,雖然這世界常不盡人意、是黑暗的,當心像玻璃一樣碎了,還是要堅持去做對社會有益的好事,不求回報。」這靈感來自於她的師父帶領弟子不計回報、走遍世界各地宣揚愛與和平的啟發。老師認為這個作品很有意境,因此給了很高的分數。
  
  「我沒有放棄自己,是因為一股不服輸的能量,覺得我要想辦法東山再起!」她很慶幸自己當初沒有放棄,現在的人生才能過得精采、好玩。
  
  透過時尚設計,她希望能傳達出人們無法抒發的情緒,並療癒人心,減少內心的矛盾和糾結。
  
  渝芳懷疑自己「基因出問題」,這是質疑自己,但卻是人生必經之路,師父一句提醒「愛自己」,其實是提醒她要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唯有了解自己、接受自己、欣賞自己,才能「自我悅納」。莘莘學子的生活意義如果建立在考試成績上,就不會看到自己的其他優勢,也不會懂得欣賞自己和別人在其他領域的成就,這對「自我」的發展是個重大的威脅。
  
  許多人就像轉不停的陀螺,終日不曉得為誰辛苦為誰忙,忙上司交代的工作、忙照顧孩子、忙擔心別人怎麼看自己這個人,忽略自己內在的聲音,終究迷失自我。譬如父母整天只想著照顧孩子,忽視自己的內在需求,長期下來很容易鬱鬱寡歡;而重心和期望全部都投注到孩子身上的結果,最後造成親子之間拉扯的壓力。
  
  渝芳認識自己、找到自己的興趣,有了追求的目標,就能把吃苦當吃補(覺得自己不算努力,而是喜歡享受人生),這也養出她堅毅的心。其實Z世代有草莓族,但也有打不死的蟑螂;有玻璃心的年輕人、也有接受這世界像玻璃一樣脆弱,卻仍願意「不求回報堅持去做對社會有益的事」的年輕人。還好,渝芳沒有放棄自己,師父鼓勵她愛自己的話進到她心中,慢慢地就做到了「自我悅納」,得到真正的快樂,所以她不覺得自己正在「努力」而是「享受」,內心的富足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