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過憂鬱的17歲

文:董昕  2022-08-10

 

  打從國小五年級開始,董昕就喜歡思考生與死的議題,和同年齡同學相比,她顯得內斂與多愁善感,幾乎無法與同學有共同的話題而倍感孤獨。她曾經天天以淚洗面,躲在房間追劇一整天,因為不知道人生的意義與目的,對於一切感到無能為力,陷入重重的憂鬱之中。
  
  16、17歲的年紀,正是功課和考試最多的時候,雖然董昕天天去上學,但是總覺得目前學習的東西不是她想要的,對課業也不是很在意,有及格就好。和同學少有交集的她,心情中的苦悶不知道怎麼跟同學說,與家人更是常因小事就起衝突。好幾次她躲在房間哭,不然就是用追劇來逃避現實,久而久之,她常常不是睡不好就是精神不濟,惡性循環之下,覺得自己就像是掉到一口枯井裡一樣,不知道怎麼出來,甚至以為井口的那片天空就是她的全世界。
  
  有一次,董昕的叔叔打電話來,問她要不要看神氣家族節目?當時她覺得練氣功跟她沒關係,所以拒絕了;但是就在幾週過後,她發現自己越陷越深,於是決定要改變自己。本來家人是同意她去看心理醫生的,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叔叔提議讓她去聽太極門的公益講座,去了解分享者如何度過人生中的挫折、如何重新開始、如何發光發亮,讓她彷彿看到了不同的天空。
  
  加入太極門大家族後,因為被鼓勵說出心中的話,董昕在太極門找到了家的歸屬感;而且分享完畢後,師兄姊會拍手鼓掌,不會給予負面評價,於是她漸漸變得有自信了。還有一次,她聽到師兄分享,要把讀書當作遊戲,每一次的考試或作業就當作一個遊戲關卡,關關難過關關過,她就學起來:設定一份計分表,把每一個科目當作一項任務,循序漸進地去破關、去進步,加上練氣功後變強壯的身體,她已經能夠集中精神好好唸書,慢慢就發現自己的確持續在進步,終於拿到好成績。
  
  以前,董昕以為練氣功是老人的運動,但是進了太極門才發現,好多青少年、就連國小一年級的小朋友也在練氣功!所以練氣功是全家大小都可以做的養身健體活動,人人都需要它、需要學習如何善待自己、學會反省。最重要的是,董昕也逐漸學會如何辨認自己的情緒、重新認識自己;更一進步的,還學會去發現每件事的光明面、找到自己在乎的事。
  
  跟師兄姊分享、互動及開放式的溝通讓董昕覺得自在,而師父總是幽默風趣,而且非常了解年輕人的煩惱。當她聽師父的話,學著去實踐「親」這個字時,看見彼此的辛苦,感受父母親持家的辛勞,她開始會主動幫忙煮飯、做家事,這些小舉動居然還得到讚賞,這才發現以往把家人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其實蠻不體貼的;因此,她也學會跟家人道歉,因為她知道,道歉不是認輸,而是珍惜家人之間難得的緣份和感情。
  
  現在,董昕變得既豁達又貼心,她知道人生感到苦悶的時候就更要苦中作樂,試著讓自己開心起來,把自己照顧好,才不會讓家人擔心。
  
  青春期是憂鬱症的好發時期,這時的生理變化常造成情緒的不穩定,而同儕關係、課業壓力以及親子關係也可能導致青少年憂鬱症。根據董氏基金會2020年的調查顯示,國內每5位青少年之中,就有1位憂鬱情緒嚴重,需要專業協助。
  
  罹患憂鬱症的青少年,情緒容易暴躁易怒、缺乏耐性。因此,青少年也常因情感表達或溝通方式的不成熟,而被誤解為「叛逆」,甚至造成人際疏離,使他們更加的孤寂。
  
  董昕在太極門發現師父很懂她,又獲得師兄姊的接納和心理支持,充滿正能量的氛圍感染了她;透過一吸一吐的練功過程,不但穩定了情緒,也改善了身體狀況。身心平衡的狀態之下,不但增進了學習動機,還學到了讀書方法,甚至讓她離開那口乾枯的井,不再聚焦於自己的痛苦,能看見父母的辛勞,從叛逆的女兒變成貼心小棉襖,這樣的案例其實並不罕見。
  
  很多人都是在身邊親友的支持之下走出憂鬱的,他們需要被理解和接納、得到充分的陪伴與傾聽,身邊的人不給壓力、不批判,多讓他們接觸陽光和溫暖正向的環境,其實就已經非常有幫助了。
  
  不過,憂鬱情緒和憂鬱症的診斷標準不同,如果家中青少年已經發出求救信號,請家長千萬不可輕忽!因為將近30%的青少年憂鬱症患者有自殺傾向,而近年來的憂鬱症患者已出現年輕化、自殺傾向更高的狀況。基於安全考量,若是無法判斷家中青少年是處於憂鬱情緒之中或是已經罹患青少年憂鬱症,良心建議還是要尋求專業協助。